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所在位置:文学艺术
风华绝代的巾帼宰相
作者:扶宣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4010    更新时间:2017/5/23
  

风华绝代的巾帼宰相(散文)

刘成滔

 

     中国古代四大才女中,上官婉儿命运最为悲惨,一生的经历最具传奇色彩。

     上官婉儿出身名门望族,仕宦之家。她是西汉高官上官桀、上官安、上官期祖孙三代的后裔。其高祖上宫贤在北周时任幽州太守,曾祖上官弘隋朝时任江都官福监,祖父上官仪唐高宗时任宰相,父亲上官庭之也是朝廷命官。然而,这样显赫的家庭背景并没有给上官婉儿带来好运,却给她带来了巨大灾难。公元664年(麟德元年),婉儿刚出生不久,她的祖父上官仪因建议唐高宗废除皇后武则天,并亲自起草废后诏书,被武则天杀害,婉儿的父亲上官庭之也一起被杀,并被灭族。幸免于难的婉儿及其母亲郑氏,被配设到后宫的掖庭(宫女和女奴住的地方),沦为奴婢。

      上官婉儿天生一个美人胚子,面容秀丽,身姿婀娜,一颦一笑,举手投足,有一种娇媚可人的风韵。而且她天资聪颖,悟性过人。婉儿母亲身为大家闺秀的郑氏,文化修养很深,她白日干活,晚上教婉儿读书。掖庭中的宫女们对这对孤儿寡母深表同情,就让婉儿到后宫的文学馆学习。婉儿五岁即会作诗,到十来岁时,熟谙经史,博古通今,写起文章来,下笔千言,倚马可待。可是,作为罪臣的后代,婉儿即便怀有八斗之才,又有什么用呢?婉儿母女今生今世还能重见天日吗?

       也许是老天的垂青,也许是命运的眷顾,机会终于来了!

       公元677年(仪凤二年),一言九鼎、大权在握的武则天召见了十四岁的上官婉儿。见婉儿亭亭玉立,光彩照人,武则天就有几分喜爱。她提出一些文学、经史方面的问题,让婉儿作答。婉儿不亢不卑,娴雅大方,应对如流。武则天更加喜爱婉儿。接着,武则天让婉儿以剪彩花为题作一首诗。婉儿手握毛笔,略一思索,一首五言律诗跃然纸上:

   密叶因栽叶,新花逐剪舒。

   攀条虽不谬,摘蕊讵智虚。

   春至由来发,秋还未肯疏。

   借问桃将李,相乱欲何如?

      武则天微笑着看这首十四岁女孩写的诗,心里暗暗称奇。突然她的目光落到尾联的两句上,这两句诗是不是讥讽我专权乱政?便厉声问婉儿:“‘借问桃将李,相乱欲如何’这两句诗什么意思?”婉儿从容答道:“自古以来,诗就没有一定的解释,如果陛下以为我是含沙射影,我也无法辩驳。”在场的人大吃一惊,以为婉儿惹了大祸,都为她捏了一把汗。不料,武则天将案子一拍,朗声说道:“你回答得好。我就喜欢你这样的性格。”武则天当即宣布:解除上官婉儿母女的奴婢身份,命婉儿做“待诏”,负责起草朝廷的诏书文告,一个阶下囚就这样凭着绝代风华一跃而成为武则天的贴身秘书,同时也开始了两位女政治家之间长达二十七年的合作生涯。

      这里出现一个问题,两个有着深仇大恨的女人能够密切合作吗?上官婉儿会不会寻机为祖父、父亲和整个家族报仇?史书上没有这方面的记载。我认为,上官仪和上官庭之被杀时,上官婉儿刚生下来尚在襁褓中,对于祖父和父亲没有任何印象,也谈不上什么感情。因为在掖庭为奴,受到严密监视,婉儿母亲郑氏也不敢向婉儿灌输报仇思想。母亲去世后,武则天成了孤苦无助的婉儿的唯一依靠。武则天是一位雄才大略,抱负非凡的女政治家,要干一番前无古人的事业,因此,她非常注意发现和重用人才。此刻,我想了一个故事。当年,武则天刚当上皇后把持朝政时,徐敬业在扬州起兵讨伐她,骆宾王写了一篇《为徐敬业讨武曌檄》。武则天看了这篇檄文,被其出众的文采所吸引,问上官婉儿:“这篇文章的作者是谁?”婉儿回答:“骆宾王。”武则天感叹地说:“这样的人才不为所用,是宰相的失职啊。”其实,这篇檄文把武则天骂得狗血喷头,作者应该是她的头号敌人。然而武则天非但不恼恨,还为骆宾王得不到重用而叹惋,可见武则天爱惜人才到了何等地步!正因如此,武则天得到婉儿后,立即委以重任,给了婉儿权力、财富和锦绣前程。婉儿呢,对武则天早已放弃了仇恨,只有感恩,忠心耿耿地为武则天做事。

      然而,武则天毕竟是一位心狠手辣、生杀予夺的当权者,在她手下做事,必须倍加小心,稍有不慎,就会招致杀身之祸。一次,上官婉儿和武则天男宠著名帅哥张昌宗调笑,武则天看见了,勃然大怒,要处死婉儿。张昌宗跪地求情,婉儿得免死罪,只处以黥刑。武则天用金刀在婉儿前额上划一道小口,留下了一道红色的疤痕。婉儿为了掩饰这一容貌上的缺陷,在疤痕处刺了一朵红色的梅花,遂成红梅妆。谁知,红梅妆使婉儿显得更加妩媚和艳丽。官女们纷纷效仿,用胭脂在前额点上梅花,一时,红梅妆在宫内外风行开来。

      公元696年(通天元年),经过十八年的考验与历练,女皇武则天感到上官婉儿政治上成熟了,为人又忠实可靠,堪当大任,于是给了婉儿更大的权力,史书上说:婉儿“内掌诏命”,“群臣表奏及天下事皆与之。”武则天不但让婉儿起草诏书文告,而且,把批阅百官奏折和天下军国大事都交给婉儿处理,使婉儿的权力达到了巅峰。这里引出了一个故事。据《新唐书》记载:婉儿母亲郑氏在生婉儿之前,作了一梦:一个高大的神人给她一杆大秤,说:你怀的孩子将来能做大事,用此秤称量天下。郑氏以为她怀的一定是个男孩,长大后能掌大权,结果生个女孩,她很失望。满月后,郑氏逗弄襁褓中的婉儿:你能称量天下吗?婉儿呀呀应诺,似乎说。郑氏没把此事放在心上。不曾想,多年以后,郑氏的梦应验了,上官婉儿果然位级人臣,用她的智慧、才华和权力来称量天下。因此,后人把上官婉儿称为“巾帼宰相”。实际上,婉儿的权力比宰相还要有所超越。在实行“三尚六部制的唐代社会,宰相的权力经过三省”——中书省、门下省和尚书省一分割,只剩下三分之一。宰相与中书省大臣一起草拟的政令文告,要经过门下省的严格审核之后,才能拿到尚书省去贯彻执行。有不少中间环节。而作为女皇武则天的机要秘书,上官婉儿行使职权却是一步到位。她草拟的政令文告,她批阅的百官奏折,她处理的重大政治问题,都要经过缜密思考分析,附上自己的处理意见,然后上呈女皇审阅。女皇有时销加改动,有时直接签上“照办”、“照发”一类字样,就颁行天下了。

      公元705年(神龙元年),拥护李唐王朝的张柬之、崔玄炜等大臣发动了神龙政变,杀死了女皇武则天的男宠张昌宗、张易之兄弟,逼迫女皇退位,请卢陵王李显复位,庙号仍为中宗。中宗把给女皇当了二十七年机要秘书的上官婉儿召进宫中,册封为“昭容”,地位仅次于皇后,负责起草诏书政令,权倾朝野。不久,婉儿就为祖父和父亲平反昭雪:追赠祖父上官仪为中书令,楚国公;父亲上官庭之为黄门侍郎,天水郡公;母亲郑氏为沛国夫人。上官婉儿这位风华绝代、称量天下的奇女子,终于为冤死的祖父、父亲争得哀荣,光大门楣。

      中宗复位后,由于愚懦和放纵,他的结发妻子韦皇后独揽朝纲,并勾结自己女儿安乐公主和武三思、武崇训等野心家,形成韦武集团,把中宗架空。在这种形势下,上官婉儿面临一个选边站队的问题。经过一番权衡,婉儿基本上站到了韦武集团一边。但同时,依然为中宗起草诏书政令,履行职责。有的史书上说,婉儿多次劝说韦后效仿武则天,自当女皇。而据2013年陕西出土的上官婉儿墓志记载,婉儿曾四次劝阻中宗李显立安乐公主为“皇太女”,中宗不听,婉儿气得饮鸩酒自杀,经太医抢救,方保活命。婉儿墓志作者与婉儿是同一时代的人,对婉儿的了解要比后来的史书作者更加深入而全面,可信度更高。因此,凭墓志记载完全可以否定婉儿劝说韦后效仿武则天,自当女皇一事。然而,婉儿不可避免地卷入了当时的宫庭斗争,却是史实。

      韦武集团篡位夺权的步伐不断加快,李唐王朝的统治岌岌可危。在这危急时刻,李唐王朝一个代表人物太子李重俊忽地站了出来。707年(景龙元年)7月,他联合左御林大将军李多祚矫诏发动景龙政变,率御林军于午夜时分闯进武三思、武崇训府第,杀死武三思、武崇训及其党羽十余人。旋即杀进肃章门,捕杀韦后、安乐公主和上官婉儿。上官婉儿逃到中宗和韦后的居室,对中宗说:“太子之意是先杀婉儿,然后再弑皇后与陛下。请陛下定夺。”中宗与韦后大怒,命右羽林大将军刘景仁率飞骑两千余人,剿灭了叛军,杀了李重俊。景龙政变失败。上官婉儿逃过了一劫。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波波都是惊涛险浪。

     一场不可逆料的灭顶之灾正悄悄向上官婉儿袭来。

     710年(景龙四年)6月,中宗李显驾崩,韦后独揽朝政大权。她觉得现在即位当女皇,会遭到百官反对;不当吧,心里又痒痒,急得像猴。没了主意,便找心腹大臣商议。上官婉儿审时度势,为了维护朝廷和社会的稳定,她向韦后谏言:立中宗之子李重茂为太子,立即登基,由相王李旦辅政,皇太后韦后摄政。韦后同意后,婉儿与太平公主(高宗和武则天的女儿)按照这个意思写了一份遗诏。不料诏书尚未发出,就被宰相宗楚客和太子少保韦温篡改,要韦后效仿武则天,立即登基称帝。

      这消息很快传到临淄王李隆基那里。雄才大略、英明果断的李隆基立即意识到,李唐王朝面临着巨大威胁,他必须力换狂澜,迅速铲除韦氏集团,使李唐江山传至千秋万代。李隆基与强势的太平公主联手,于710721日发动唐隆政变,率禁军冲进宫中,杀了韦后、安乐公主及韦后所有党羽。上官婉儿手持蜡烛率宫女迎接李隆基,并把她与太平公主草拟的遗诏给支持李隆基政变的刘幽求持,证明自己与李唐宗室是站在一起的。刘幽求手持遗诏请求李隆基开恩,赦免婉儿。李隆基说:“此婢妖淫,渎乱宫闱,怎可轻恕?今日不诛,后悔无及。”遂将婉儿斩于旗下。一代杰出才女,称量天下三十二年的巾帼宰相,就这样香消玉殒了,当时婉儿只有四十六岁。

      李隆基杀婉儿不久,就感到后悔和惋惜,命文坛大腕张说搜集整理婉儿的诗文,编纂成《唐昭容上官氏文集》二十卷。现已亡佚。

   写上官婉儿,私生活是一个绕不过去的问题。新旧《唐书》都说婉儿奉承权贵,淫乱宫闱。《旧唐书》说:婉儿既与武三思淫乱,每下制敕,多因事推尊武后而排抑皇家婉儿又通于吏部侍郎崔湜,引知政事。”《新唐书》记载:“婉儿通武三思,故诏书推右武氏,抑唐家,节愍太子不平。”受这些所谓正史的影响,后来的许多野史、戏剧和小说,也都把上官婉儿塑造成才女、政客加荡妇的形象。可是,在《景龙文馆记》、《唐昭容上官氏文集序》等唐代文献中,却没有这些负面记载,而且对婉儿评价甚高。那么,新旧《唐书》为什么对婉儿有那么多负面记载呢,我想原因有二。其一,唐代文献《景龙文馆记》里有一句话“而晚年颇外通朋党,轻弄权势,朝廷畏之矣。”这句话里的“通”本来是交接往来的意思,而《旧唐书》作者五代时期的刘眗抓住了这个“通”字,主观臆测,胡乱演绎成了婉儿与人私通。其二,新旧《唐书》成书时间分别在五代和宋代,而唐朝以后的史官大多都有极深的儒家正统观念,坚决反对女人参政。参政的女人不管干得怎么好,他们都会往你脸上抹黑。

     拨开层层历史迷雾,还原上官婉儿的本来面目,我们会看到,她是一位相当不错的政治家和卓越的文学家。她的历史贡献不容抹煞。

     先说政治方面,上官婉儿在唐代朝廷当官三十二年,与武周政权和中宗朝相始终。《景龙文馆记》里说:“自通天后,建景龙前,恒掌宸翰。其军国谋猷,杀生大柄,多其决。”意思是说,在通天元年(696年)以后,婉儿一直掌管女皇的诏命文告工作,朝廷的军国大计,生杀大事,多由她来裁决。可见,她已经成了中央权力的核心和决策的中枢。然而,婉儿毕竟是女皇的贴身秘书,一些事关全局的重大政治问题,她不能独断专行,必须请女皇拍板。女皇是一个喜怒无常、猜疑心重、刚愎自用的人,情绪反常时很难听进大臣们的谏言。婉儿凭着她天生的聪颖和政治智慧,委婉而巧妙地表述自己对一些军国大事的看法和意见,耐心地规劝引导女皇,使之作出正确的决策。女皇当政时期,改革门阀世族制度,推行法制,开创殿试,选拔重用人才,重视农业,轻徭薄赋,推动经济社会发展,整个社会出现了上承“贞观之治”下启“开元盛世”的繁荣昌盛局面。毫无疑问,这里面有上官婉儿一份不可磨灭的功绩。

      再说文学方面。上官婉儿的文学成就和贡献是举世公认的。唐代张说编纂的《唐昭容上官氏文集》二十卷,大约收录其诗几百首,可惜已经失传。《全唐诗》收录其诗三十二首。

     由于婉儿长期在宫庭为官,她的诗大部分是应制诗。所谓应制诗,就是以皇家为主要题材,对皇帝、皇后和皇族阿谀奉承、歌功颂德的诗作。因为具有深厚的文学功力,她一改应制诗呆板陈靡的诗风,把应制诗写得雄浑壮阔,大气磅礴。例如《驾幸新丰温泉宫献诗》二首。

     其一:鸾旗掣曳拂空回,羽骑骖驔蹑景来。隐隐骊山云外耸,迢迢御帐日边开。

     其二:三冬季月景龙年,万乘观风出灞川。遥看电跃龙为马,回瞩霜原玉作田。

      这两首诗以优美的语言和高亢的格调,写出了繁荣兴旺的盛世景象和雄伟豪壮的皇家气派,实为应制诗中的上乘之作。婉儿以自己的才华和写作实践提高了应制诗的境界,把应制诗创作推向一个崭新的阶段。评论家谢无量在《中国妇女文学史》中写道:“当时属词者,虽皆浮靡,然皆有可观,婉儿之力也。”

     才情澎湃的上官婉儿决不能满足于应制诗的创作,她觉得应制诗是一个文学牢笼,严重束缚了她才能的发挥。于是,她从内容、题材、形式、语言、风格等方面大胆突破了应制诗的樊篱,创作了不少脍炙人口的爱情诗和山水诗。例如《彩书怨》

   叶下洞庭初,思君万里余。

   霜浓香被冷,月落锦屏虚。

   欲奏江南曲,贪封蓟北书。

   书中无别意,惟怅久离居。

     全诗写一位青年女子面对洞庭落叶的秋景,想起了流落天涯的丈夫。通过露浓香被月落锦屏等景物的描写,衬托出女子的孤独寂寞。接下来写女子无心欣赏江南名曲,只顾封她寄往蓟北的书信,用书信来表达刻骨相思和无限惆怅的情怀。

   婉儿的山水诗,例如《游长宁公主流怀池》

   策杖临霞岫,危步下霜蹊。

   志逐深山静,途随曲径迷。

   渐觉心神逸,俄看云雾低。

   莫怪人题树,只为赏幽栖。

     诗写的是皇家园林的景物,以及作者游览园林的感受。有学者认为此诗完全可以和王维的《终南别业》相媲美。我觉得这个评价再精当不过了。

     可惜婉儿一生就生活在皇宫这个小圈子里,只能读万卷书,不能行万里路,使她的见闻和阅历受到了很大的局限。如果她能像李白、杜甫那样游历大半个中国,饱览无数文物古迹和名山大川,她的山水诗创作将会达到更高的境界。不管怎么说,婉儿还是以为数不多但却精美清绝的山水诗,开了盛唐山水诗的先河。

      婉儿的文学成就和贡献绝不仅仅是个人的诗歌创作,更重要的是倡导并组织大型的诗歌创作活动,促进了初唐时期文学事业的发展和繁荣。

      婉儿曾多次建议唐中宗李显改造和充实修文馆(国家的文化机构),增加编织,提高级别,吸收文人学士入馆。一时间,李峤、宗楚客、赵彦昭、宋之问、沈佺期、武平一等著名诗人纷纷入馆,形成了庞大的文学创作团队。有史料记载,在中宗执政的五年时间里,朝廷共开展五十多次诗歌创作活动。婉儿大部分都参加了。在朝廷的倡导和带动下,全国的作诗赛诗活动也开展得如火如茶,有声有色。每次宫庭赛诗活动,都由婉儿主持,并担任首席评委。婉儿不但自己作诗参赛,还要代替中宗、韦后和安乐公主作诗,每有佳作,就在宫中传诵。

      据《唐诗纪事》记载:景龙三年正月,中宗带领群臣游览长安附近的昆明池,顺便举办诗歌擂台赛,由上官婉儿担任首席评委,要评出一首好诗作为御制曲词,留待日后结集成书。参赛几十人每人献诗一首,交给婉儿评议。婉儿站在高高的彩楼上,把落选的考卷一张张地扔上去,最后只剩下沈佺期和宋之问的考卷。过了一会儿,婉儿又把沈佺期的考卷扔了下去,她朗声说道:“沈宋两人的诗势均力敌,但沈诗尾联微臣雕朽质,羞睹豫章材词气已竭,绵弱无力;宋诗尾联:不愁明月尽,自有夜珠来,陡然健举,如飞鸟奋翼直上,气势犹在。两诗相比,宋诗略胜一筹。”婉儿的评判,令沈、宋和所有参赛的诗人心悦诚服。诗词评论家贺贻孙说:“昭容妇人乃能辨工拙于毫厘如此,令人叹服不止。”高度评价了上官婉儿的艺术鉴赏能力。

     作为继祖父上官仪之后的初唐文坛领袖,上官婉儿通过自己的写作实践和各种文学创作活动,与上官仪、沈佺期、宋之问一起,完成了五言七言律诗的定型,引领了一代文风,实现了“绮错婉媚”的初唐诗歌向波澜壮阔的盛唐诗歌的历史性跨越。

版权所有:中共扶余市委宣传部  技术支持:扶余易讯网络 吉ICP备06006395号
地址:扶余市春华路899号 邮编:131200  电话:0438-58655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