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所在位置:文学艺术
早春随笔(外两篇) 初雪飞/文
作者:潘志彬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3871    更新时间:2017/6/7
  

                       早春随笔(外两篇)

 

        初雪飞/

 

这样寂静得连自己的呼吸声也听不见的清晨,心情再一次与美丽邂逅,刚从巢穴里伸展出的温热的手,像此时春天里偷偷伸展的枝桠,痒痒的,蠢蠢欲动的,尤其,谛听克平天籁之音以后,也逐渐入境,开始抚摸属于我的,灵魂的美文。

先记载一下这个周三,我们的曲苑杂坛。昨夜姐姐说了一个话题叫做感受美好,她随意而又精心地用文字沏开醇厚的大红袍。在春寒犹烈的傍晚时光,开启自由飞翔的翅翼。然后王兄忆起江南的红緑花黑白,各色茶的各种泡制方法,高抛出九十度的水,均等杯里一片嫣红绚烂。趁温热将芬芳含于口中,停留几秒,回甘出的无限香馨。方大夫语言平和质朴,但总是句句渗透着睿智,他带来的是,窥基大师的三车酒肉美女,一路横冲直撞地来,他听到一只掉了腿的虱子夜半的哀怨哭嚎,昨夜那一刻,嬉笑的是我们,或许这一段,你读不出我们关于如此活法的由衷赞叹。

然而,这都是引子,众多才子才女之中,对于克平出口成章的本事,艳慕尤甚。我如何才能练就心中有画,然后妙语连珠,珠落玉盘呢?华丽也好,小家碧玉也罢,给周围的人以美的享受,营造美丽的心情,就是最好的善良。交友须胜己,最起码我也要把幸福的,美好的,怡情的……诀窍颂熟,并传递下去。

那么我看到了一张图片,铺在眼前的,就骤然更改了季节,不再是春来要萌发的鹅黄新绿,而是冷却了那么多的热闹,萧瑟了一季声音。柔软的枝条遒劲成活泼的小蛇,斑斓的叶子开始在故地舞袖高歌,都说萧杀满目,坏了心情,我说,那没什么,若不到深秋,她们就从来不会这般美丽,就像人生,不经过风雨洗礼,就不会见到天边的虹霓。总该在夕阳西下之前,从世俗的大红大緑中逃出来,用素衣的繁华,素颜的静谧,素食的真滋味中找回自己,洗涤自己,喜悦自己。我不怕落尽羞花闭月,因为如许华年里,德行和志趣早就沉淀了精钢不坏的美丽,我不畏惧孤独,因为在独对自己的时刻,我就拿起抒发自己也会传染给你快乐的笔。就像此时,一幅秋落寒凉的图画,不会触发那些悲天悯人的愁绪,落红非无情,化泥更护花。那是他们的最美归宿。突然回想那年长白山上,所有的景物不正是湿漉漉,硬邦邦的吗?就是在雨中,就是阴翳避日,就是行走于原始里,和坚强的自己一次次相遇。

以上诸言,是姐姐传染给我的灵感,可能也是我向她提出的最初最笨拙的挑战。只为艳慕她转身的高贵与华丽,只为沾染一些细碎纷飞的语言花瓣,只为敬佩她能俯下身子,亲近厨房亲近日子的勇气,我想,我都该给尚未老去的心湖投块石子,当圈圈波纹荡起,湖中景色才会摇曳生姿,而那些早春的山林,早春的岸边,早春的天空甚至墙上的一幅画,才会谛听到那些呢喃柔情的——春之消息。

 

     放飞一支许愿灯

 

一支许愿灯,由十元一支最后卖到五元三支。待到烟花冷却,它还可能憋到主人手里,压到来年。可愿望,美好的愿望从不贬值,孩童们放灯的快乐不会因为价格问题减少。灯还是那灯,前后一个小时的差距,就有了尊贵与卑贱之别,人生,真他妈的也是如此,飘落到茅厕里的花瓣和黛玉花篮里将要被酥手正寝的那些,命运就是不同。但,这是没办法的事,别抱怨出身,总该记得:无限朱门生饿殍,几多白屋出公卿吧!后天的努力,所遇的环境、人也许有可能将命运翻牌也未可知啊!

于是,在不同人的手里,许愿灯的命运截然不同。你看那对脾气暴躁的恋人,本来是为爱到天长地久而许愿的,结果一出手才知道今夜特别冷,点燃一支许愿灯要冻疼两双手。于是他们在几分钟后就放弃了这一浪漫的行为,升级为互相责怪的争吵。我告诉你,孩子!一支许愿灯不会无缘无故升起,就像一段感情,不会无缘无故幸福一样,没有做好付出的准备,谈什么爱?经营一段日子,岂是冻疼了手那么简单?现在,那只被抛弃在风里的许愿灯,瞎了眼睛,挂在树上,无辜地抖动。

再从放灯人身上说开去。我们每个人如果都是一支许愿灯,父母给了我们怎样的氛围,怎样的性格特征,怎样的处事之道,怎样的引领和教导?这似乎成了我们能不能起飞,能飞多高的致命条件。那么我们的孩子不也是一支支正在成型的灯吗?他们会有怎样的命运?所以,朋友,请注意你的言行。

今夜,我们买了三支灯,个个身上有伤,放弃吗?可惜,所以只能挑出一支裂口小的,点一下试试。我们同时用了两个燃料块,这样才能燃出足够的热气,在燃烧那两块油脂一样的燃料时,我们冻僵了手,就换个人接着点火。终于待到燃起火苗,还要有足够的毅力,等那热气将大帐篷灌满,这还不算,伙伴又捡塑料袋等一些助燃的东西,在灯罩里烧了一会儿,这才高高把它举过头顶,才敢缓缓放手。那灯喝醉了一样,我们就大呼小叫地为它清除周围的障碍,孩子们还要躲着它,身材高大的男人看这支灯晃晃荡荡地冲进人群时,还要助他一臂之力,向上推它一把,它拜别再三,恋恋不舍地飞起来。如果这其中有一个环节没有到位,或者厌倦,或者放弃,或者听之任之,那么都可能会功亏一篑。一支许愿灯的好命需要努力再三,由此推及天下事莫不如此。所以别天真地以为会有不食人间烟火的纯而又纯的爱情,不会有一个完全放弃自我个性、自尊一味让着你哄着你的爱人,除非是傻瓜或者他自己实在无法与你匹配,那样完全失了自己且没有灵魂的伴侣,你会要吗;当然老天爷也不会在你灯红酒绿的时候帮你塑造何等优异的天才儿女,你不当好向导,孩子就会效仿就会乌七八糟;谁能给一个见利忘义毫不付出之人一段伯牙子期式的友情;主宰万物的上帝同样不会给一个终日浑浑噩噩,无思想无智慧的人以运气、回报、才思敏捷、财源滚滚,命运自己把握,关键点就在于你是否看得清,你是否够努力。

很多人很多事,我们必须用心,很多路很多风景,我们必须认真,很多痛很多忍耐,我们必须承受……还有那些克制那些理智,必须让自己像那支灯一样,渐行渐远超脱红尘。

那支灯心无旁骛,飞出去了,竟然比其他的灯还高,还远。很多失败者来请教秘诀:受伤的灯怎么还会飞那么高?我满心喜悦地告诉他们:天道无亲,常与善人。

 

      静听黎明

再次静听,黎明已悄悄爬上窗帘,以微弱的光辉告诉我,她的存在。佯装打鼾,想像回笼觉的滋味,推开黎明,却怎么也推不开。

没有一丁点儿的声音,周围的世界对我屏蔽了。找不到任何信号,摸不清了思维里的南北,只有睁着眼睛,把黑暗肆无忌惮地看了又看。幸好不是盲目,只是捉个迷藏,可是我却惶恐不安了:光明不来,心里没底。

闲敲棋子,落尽灯花。黄昏之前的诗意,一直熬到夜的终点,跌落在太阳睡醒之前,才徐徐落笔,可是黑暗的黎明,我只能不声不响地握紧这块屏幕,记录即将解散的言语。

连路灯都没有开,昨夜安好,今日安宁,明日安泰。不要惧怕黑暗,鱼肚白的头巾就要扬起来。

黑色的黎明,是严冬催眠的风景,夏日里不会有这般这般的安静,晨起的鸟儿早就会打破淡蓝的水碗,在里边洗净,在里边清新。可如今,寒风当道,冰雪充斥,没有谁来打扰,我听到黎明里,有长夜的梦呓。

超出料想,静听里,何尝不潜藏着等待。等待着人马涌上街路,驱走孤单的暗海。可是,那毕竟也要带来尘埃!无法索居人世之外,每一段无休止的静坐,我们收获了什么,又给那些生命带来了什么?当闭则闭,当开则开,不要让自己成为冰冷自私的形骸。

声响来临。它来自楼道里一串匆匆的脚步。不知是急着赶路赶车,还是曲散才归

,那是我今天听到的第一枚声音,接下来,接下来依然是脚步,依然是脚步……世界离不开脚步,那些重重叠叠的脚步,周旋着踏平高山沧海,灯火次第明明灭灭,黎明重蹈覆辙。每一次,总有不同的声响,将她的内心打开。

这些年,听惯了黎明,四季里她的装束不同,我却不约自来,生物钟的左右,让我与之结缘。

多半的作品成于黎明,多半的学业放在黎明,多半的聪明给予黎明,黎明静静,和自己最本真声音对话,和自己最隐蔽的灵魂相逢,静听黎明,鼓打五更!

 

版权所有:中共扶余市委宣传部  技术支持:扶余易讯网络 吉ICP备06006395号
地址:扶余市春华路899号 邮编:131200  电话:0438-5865547